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分分快3 > 服务项目 >

民间故事: 寡妇请书生喝酒, 书生将其玷污, 妇人: 下次保你中举

发布日期:2022-11-24 12:23    点击次数:130

明朝年间,广元府乡下有个书生,名叫张文渊,他早早考中秀才,但后来参加三次乡试,皆都名落孙山。到35岁时,孤身一人穷困潦倒,生活十分落魄。

原本他早年订有一门亲事,女方家几次催着他成亲。可张秀才自以为很快就能考中举人,因此一再推脱,说中举了马上就娶未婚妻过门。

可他屡试不中,岳父家都急了,把女儿拖成老姑娘了,这个咋办?于是又上门去催婚。张秀才说:“催,催,催,你们成天就知道催,害得我分了神,举人都考不中,这婚不结也罢了!”

岳父听了大怒,骂道:“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?我女儿也是百里挑一的美女子,就不信还嫁不掉人,非要嫁你个穷秀才。既然这亲不结了,你就写下退婚书,我女儿好另嫁他人!”

就这样,张文渊写了退婚书,张家的女儿不久就另嫁一个富有的商人,过去不到半年,便给那商人生了一对双胞胎,小日子过得很幸福。

张文渊得知这消息后,开始是心中冷笑,想着自己将来考中了举人,那地位远在商人之人,定要娶一个比她还美的姑娘,让他这一家人后悔去。

可是一年年过去,父母也相继去世,家中变得穷困起来,他考功名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。村里的学堂需要一个先生,几次请他去教书,他也不愿去,怕因此耽搁了时间,但他读书也变得疲懒起来,经常一个人喝闷酒。

这天,张文渊在屋外闲逛,看见邻居的空院子里,被收拾得干干净净,以为是邻居王生家的人回来了,便上前敲门打招呼。

原来,王生的父亲一直在苏州做生意,赚了钱在那边城里买了大宅,回来把一家人都接了过去。老家的房子,交给一个亲戚看管,但一直没有人住进来。

张文渊敲门后,不多时门一下打开了,并非是王生的家人,而是一个二十几岁的美貌妇人。那妇人穿着一袭白裙,肤白貌美,是个少见的美人。

张文渊见不认识,难免有些尴尬。妇人却落落大方,向他弯腰一礼说:“公子是村里的秀才?奴家买了这处房屋,刚住进来,以后还请多多关照!”

张文渊这才明白过来,也慌忙回礼说:“我就是隔壁的张生,不知是夫人新购了此屋,以后邻里若有什么能帮助的,请尽管开口。”

妇人嫣然一笑,回道:“奴家姓赵,是个寡妇,本是陕南人氏,夫君去世后也无处可去,便想着另寻一地方谋个生计。对了,奴家自幼随父从医,也颇能看些小病,公子如有身体不适,以后可找奴家问诊。”

张文渊听了颇为吃惊,没想到这妇人还是个女郎中。在那个年代,行医的女子极为少见。他连忙点头,又客气一番才回了自己院子。

数日后,村口的一处店铺,被那赵寡妇买了下来,她将这店铺改成了一个医馆,并且外面题了几个大字:免费看病。

初时,路人见那医馆里坐着一个美妇,都是十分惊异,得知她竟是个女郎中后,心中都不信她能治病。但不久后,村里有个老人鱼刺卡喉,请别的郎中来不及了,便只好抬来请赵寡妇医治。

赵寡妇问了情况,伸出一双白皙玉手,在那老人脖子上捏了几捏,那鱼刺竟然就离奇的消失了。就这样,经过她数次出手后,周围的人对她十分信任,生意也渐渐好了起来。

但赵寡妇看病,并非每天都在医馆里,十天中只有三天在医馆坐诊,另外的时间她大多都会进山采药。她开出来的药方,大多都是自己采的草药,只有极少数配不齐的,需要病人们到县里的大药房去买。

到后来,赵寡妇坐诊那一天,前来求医的人络绎不绝,这些人无不夸他是女华佗,因为她不管什么疑难杂症,几乎就没有治不好的。

更重要的一点,赵寡妇看病,从来没有收过一文钱!她辛苦采的草药,也全是不用钱的。对于乡下的穷苦农户来说,这简直就是活菩萨啊!

张文渊听说此事后,也对这邻居佩服万分。但一想到自己如此落魄,心中又不是滋味,这样下去,自己成家都难,又谈何实现人生理想呢!

事实上,张文渊的笔墨文章,虽不能比古时之韩柳,但比起当今的举人进士也不差分毫。只是他一进入考场后,总是发挥不出自己的水平,写出来的东西过后自己再看,都觉得不堪入目。每次考试都是如此,他也不知是何原因。

这天傍晚时,张文渊在屋外闲逛,看见赵寡妇背着药蒌,从山里采药回来,就点头向她打招呼。赵寡妇看了他几眼说:“张公子,奴家观你神色不对,看来是有病已久啊,要不让奴家为公子诊治一番!”

张文渊心中一惊,他虽然有些不信,但这赵寡妇可是村民口中活神仙一般的人物,不妨就让她瞧一瞧,看看她能看出点什么来?

于是,他连忙将赵寡妇请入家中,请她为自己诊治。

赵寡妇放下药篓,伸出她白嫩的右手,将三根手指搭在张秀才的脉腕上,分别摸准了尺、关、寸三个部位,细细探查起来。

盏茶功夫后,赵寡妇收回手指,看着他说:“公子这病是先天带来的,虽然平时无甚紧要,但到关键时刻可能会掉链子出差错。这病可有些难治了!”

张文渊听了一惊,接着又是满脸失望之色。

赵寡妇认真地看了他两眼,突然一笑说:“张公子,这样吧!明日奴家无事,置办些酒菜,请公子来我家喝酒,至于病情之事,奴家仔细斟酌一下,也未必就没有办法,你我是邻居,应该多帮助才是!”

张文渊本想拒绝,但又怕自己真得了什么不治之症,便只好答应下来。

次日,赵寡妇果然去镇上买了不少酒肉。半个下午便在厨房中忙碌起来,屋中不时飘散出浓郁的香味,张文渊在家里都闻着流口水,天刚黑便去赵寡妇家敲门。那寡妇穿着一条新的长裙,更显得美艳过人,热情地将他迎进屋中。

厅堂的大桌上,已摆上满满一桌菜,鸡鸭鱼肉齐全,蒸炒煎煮样样有,张文渊看着这一桌子菜,心中五味杂陈。从父母去世后,他多年都没有吃过这样的酒菜了,不禁有些热泪盈眶。

赵寡妇又捧出一坛子酒,笑着说: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哪管明日喜与忧,今天难得与张公子相聚,可一定要好好喝,日后别说奴家怠慢了!”

张文渊接过酒坛,撕开了酒封,倒上了满满两碗,他端起酒来敬赵寡妇,感激她的热情招待,随后一口爽快地喝了个底朝天。

就这样,张文渊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两人随着聊天变得更亲近起来。

不知不觉间,这一坛酒就喝了大半,张文渊已喝得双眼迷蒙起来。他看着这赵寡妇,小腹处突然热得要命,这让他十分的难受。

憋了一阵后,他再也控制不住,上前一把抱住赵寡妇,将他抱到里屋床上直接给玷污了。这一番折腾,足有三四个时辰,到鸡鸣时才停了下来。

张文渊看着身边的美人儿,完全傻了眼。昨天晚上,自己竟干了这么荒唐之事?这也太不像话了,这如何对得起赵寡妇?人家可是好心请自己喝酒的。

他一翻身,便对着赵寡妇跪下,请求她原谅自己夜里的冒犯。

赵寡妇却是呵呵一笑说:“不妨事,实不相瞒,这个事情嘛,虽然表面上是公子玷污了奴家,但事实上是奴家在菜里下了一些发情之药,在药力的驱动下,也可以算是奴家破了公子的童子身!”

张文渊听了一呆,还有这个说法?便问:“娘子为何要这么做?”

赵寡妇说:“其实,奴家并非人类,而是山里的狐仙。我来世间治病救人,只是入世修行,是为了积累功德。前日为公子诊脉,已找到了你的病根,这个病根就于你的童子身。公子的童子身太强,导致阴阳失调,元阳之气上冲,就会阻塞你的灵窍,特别是在关键时候,让你头脑失聪,发挥不出正常水准。”

“如今奴家用此方法,破了公子的童子身,更将一股仙灵气引入你体内,为你疏导了阻滞的灵窍,已治好此疾。下次公子再去考试,必定高中举人!”

张文渊听了大喜过望,原来一直考不上功名,竟是这般原因啊!想到以前自己的认识,未免也太肤浅了,要是那时早点娶了妻,说不定就中举了。

张文渊对赵寡妇感激万分,看着她说道:“狐仙娘子,若非你以身相救,我这一生怕都毁了,请娘子答应嫁给我为妻,日后必会爱你一生一世。”

赵寡妇笑着点头说:“郎君,既如此,你且回去用心温书,两个月后就有乡试了,你去考个举人回来,咱们再办婚事,也是个双喜临门!”

张文渊连忙答应,当天就回家用心苦读起来。

两个月后,张文渊去省城乡试,高中了第三名。回来后他就如约娶了赵寡妇为妻,夫妻俩恩爱万分。后来,张文渊自己觉悟了,放弃了去京城考会试,他跟着妻子采药救人,成了有名的神医,留下了传世佳话。

静月斋寄语:

成家、立业都是人生大事,但是先成家还是先立业,这对年轻人来说是个艰难的选择。我们大多都是平凡人,底子相对薄弱,很多时候都难以两全其美,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晚婚,其实就是怕成家后无法立业。

但有时也是我们想多了,如果遇到了对的人,就应该果断成家!夫妻两个人努力,比一个人努力更容易成功啊!如这张秀才,若非得到狐仙之助,抱着他的顽固念头,这辈子也就完了。





Powered by 分分快3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