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分分快3 > 联系我们 >

民间故事: 富商多年求子无方, 强行霸占男子祖坟地, 最终两败俱伤

发布日期:2022-11-24 13:25    点击次数:85

从前,在曲溪县有一个叫木宇的富商,尽管家财万贯,可一直膝下无子,家中一妻三妾都没有怀孕的迹象,这让木宇很是发愁。

他一度怀疑自己的身体有毛病,看了诸多名医,吃下了无数珍贵药材,可几年下来还是没有任何效果,木宇都担心自己家会绝后。

这天,木夫人看着愁眉不展的丈夫有些心疼,随口说道:“夫君,是不是咱们家的阳宅或者阴宅有问题?我姐夫是看风水的,要不我们请来看一看?”

木宇病急乱投医,听夫人这样一说,觉得很有道理。就急切地对夫人说:“对,对,对!我这就去请,说不定还真能看出点什么。”

木宇说完转身进房间提了两瓶好酒,直奔木夫人的姐姐家。

姐夫见久末登门的妹夫亲自拜访,就开玩笑地说:“大忙人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”

“姐夫,你就别嘲笑我了,我今天过来,有事找你帮忙。”木宇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“你表情这么严肃,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说来我听听。”姐夫也收起了笑容,打问道。

“你也知道,我成亲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,夫人说有可能是我家风水不对,想请你过去看看。”木宇说道。

“你家阳宅我是去过的,没有什么问题,如果有问题也可能是在阴宅方面,正好我现在没什么事,就随你一同去看看吧。”姐夫说完,二人就往木宇家走去。

两人没有回家,而是直接去了木家的祖坟山。姐夫察看了一圈说:“你们家这阴宅风水到底是谁看的呀?这么缺德,这明明就是个绝地,怎么还让你家父母葬在这里,你若是不移坟另葬,你们木家在你这一代就要绝户了。”

木宇听了不寒而栗,紧张地问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我父母去世多年,那时候我还小,是我父亲临终前嘱咐我,把他葬在这里的,说是找风水先生看过的。”

“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只能另外找一块凤地,迁坟另葬,保你木家子孙兴旺。但找凤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需要慢慢找。”姐夫说道。

“那就拜托姐夫多操心了。”木宇说完,二人往山下走去。

二人走到半山腰时,姐夫发现向阳的山坡上有一棵巨大的青松,树的顶端有一个似凤头的弯型延伸出来,树木郁郁葱葱,从远处看去像一只凤冠遥望远方。

姐夫停足观望了半天,感叹道:“好地方呀!”

木宇顺着姐夫看的方向望去,嘴里嘟囔道:“你说什么啊?”

姐夫兴奋地指着那棵松树说:“你看,那就是凤地,那个山坡虽然向阳,但是那颗松树很大,把整个地面的阳光都遮挡住了,而且它形状像凤冠,是一处绝佳的阴宅之地,只可惜已经被别人捷足先登了。”

木宇顺着姐夫手指的方向,看到了那棵松树,经过姐夫的点拨,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凤地。

他思索了半天才说:“这个好像是村里刘大路家的,你还别说,原来刘家穷得叮当响,几个孩子连饭都吃不饱。自从刘大路他父亲去世之后,日子还真是一天一天好起来了,刘大路生了三个儿子,大儿子去年还中了进士,当了官,这些年他们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

姐夫听完点点头说:“这就是风水的玄妙之处,他家老爹葬对了地方,他们家才会人丁兴旺,儿孙有福。”

木宇听完这些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他俩一边往山下走,木宇一边盘算着怎么把这块凤地买到手,自己家不缺钱,但是缺子孙,如果能用钱换来子孙运,花再多的钱也值得。

木宇送走姐夫后,直接去了刘大路家,木宇看着刘大路的两个小儿子在院子里打闹,羡慕不已。

刘大路夫妇刚好从地里回来,见到木宇在他家门口转悠,刘大路有点奇怪地问道:“木员外,今天什么风把你吹到我们家这个穷酸小地方来了?”

刘家这些年虽然发达了不少,但跟木家比起来还是不在一个水平,刘家只能说是有地种,有饭吃,日子不再贫穷。

木宇笑了笑,把刘大路拉到一边说: “我来是想跟你谈桩生意,我看中你父亲葬的那块地了,我用十亩良田,外加50两银子,你把它卖给我如何?”

刘大路惊讶地说:“那山坡上虽然只葬了我父亲一人,但那也是我刘家祖坟,你现在要卖我的祖坟地,这不是让我变成不孝子孙吗?不能卖。”

木宇也不着急,竖起两根手指头说:“二十亩良田,一百两银子,怎么样?”

刘大路用很奇怪地眼神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木员外,你是不是钱太多了?跟我家祖坟山过不去干嘛,我说了不卖,你给多少钱我都不卖,你走吧。”

刘大路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,木宇很尴尬,但他想趁刘大路不知道他家祖坟地是凤地,赶紧下手。

于是他继续说道:“我再给你加一百两银子,怎么样?”

“不卖!”刘大路黑着脸把他推了出去。

木宇走在回家的路上,心里盘算着怎么把这块凤地拿下,他思索良久,想着明的不行就来暗的。

晚上木宇拿了一大锭银子来到他姐夫家,跟姐夫说了他的想法,他姐夫摇了摇头说:“这样做有点逆天,你想好了吗?”

“姐夫,你就帮我这一回,我木家家大业大,却后继无人,我拿着这些银两有什么意思,你放心,这个只是定金,事成之后我会给你更多的银两。”木宇说道。

姐夫看他这样,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他。

这天,刘大路七岁的小儿子刘青山一个人在池塘边玩,一不小心掉进了水里,吓得他哇哇大叫,附近的村民听到动静,赶紧把孩子救了上来。

孩子虽然没有生命危险,但呛了几口水,又受了惊吓,已经昏迷不醒。赶来的刘大路夫妇连哭带喊的抱着孩子去看大夫。

大夫检查了一下,觉得孩子没有受外伤,就让他们把孩子抱回去了。嘱咐他们如果孩子到晚上还是这样,找个半仙看一下,收收魂。

农村的人都相信,太小的孩子被吓着了,半仙收收魂就能解决问题。刘大路见孩子没有外伤,心里踏实了不少,就把孩子抱回了家。

可是天还没黑,孩子就发起了高烧,一直不断的胡言乱语。刘大路想出门去请半仙,可最近的半仙也十几里地,刘大路只好举着火把出门了。

他走了三四里地,居然碰到了一个半仙,刘大路跟见到了救星一样,抓住这人的胳膊说:“半仙,请帮帮忙,去给我家小儿收收魂吧。”

半仙也不耽误,赶紧来到刘家,替刘青山收了魂,给孩子做了一些应急处理,半个时辰后,孩子的烧退了,也不说话,沉沉地睡去了。

这时,半仙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孩子已经没事了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半仙有话不妨直说。”刘大路此时对他感激涕零,他说什么话肯定都信。

“孩子应该是被什么东西推下水的,这个明天孩子醒了,你可以问问。”半仙说道。

刘大路夫妇一惊:“我们跟村里人无怨无仇,谁会推一个孩子下水?”

半仙摇了摇头说:“不是人,是阴间之物。”

“啊?”刘大路夫妇同时喊出了声,“那怎么办?”

“你们家祖上之人在那边得罪了人,才会朝他的子孙下手,你们给他换个地方吧。言尽于此,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衡量。”半仙说完就告辞了。

刘大路夫妇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该不该信。

第二天刘青山醒了,孩子果然恢复了正常,刘大路凑到孩子的跟前问道:“青山,你告诉爹,你是怎么会掉到池塘里的?”

刘青山想了想说:“我正在岸上玩,忽然感觉后面有人把我推了一下,然后我就掉下去了。”

“那你玩的时候岸边还有别的人吗?”刘大路继续问道。

“没有,我经常一个人在那边玩。”刘青山说道。

这下刘大路不再说话,看来半仙说的话不假,为了孩子的健康,他决定迁祖坟。

刘大路想到前段时间木宇上门要求买那块坟地,就准备卖掉那块地,于是他去木府找木宇。

木宇早猜到了刘大路会上门,他故意端起架子说:“这不是前段时间不愿意理我,还把我赶出来的刘兄弟吗,今天怎么光顾我府上了?”

“木员外,前几天是我失礼了,你不是想买我家那块祖坟地吗,我决定迁祖坟,你说的二十亩良田,二百两银子是否还算数?”刘大路问道。

木宇摇了摇头说:“那可是前几天的价格,现在只剩下二十亩良田了,你卖与不卖?”

刘大路开始后悔,肯定是木宇听说了他们家的事情,才把价格压了下来,如果现在不卖的话,过几天可能二十亩良田都没有了。

于是他一狠心,决定卖了。

木宇看着刘大路离开的背影,笑着说:“真是傻冒,非得逼着我来这么一出,如果当时痛痛快快答应了,地和银子不都是你的吗?现在只能把银子给姐夫了。”

没过几天,刘大路就把祖坟迁到了另一块洼地,而木宇欢欢喜喜的把父母的坟迁到了凤地。

正当大家以为皆大欢喜的时候,刘大路家却出事了,首先是在外当县令的大儿子刘青松突然被贬了官,回到了家乡。

然后就是二儿子得了一种奇怪的病,怎么治都治不好,直到刘大路把那二十亩地卖掉,也只是保住了二儿子的命,并没有彻底治好他。

家中这一连串的变化让刘青松觉察到了不对劲,总感觉家里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。

在他的详细追问下,刘大路才坦白了刘青山落水及迁祖坟的事情。

刘青松上过学,当过官,见过世面,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,他开始刻意留意木家的情况。

木家此时正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,自从木宇迁了祖坟之后,木家顺风顺水,木家三夫人也怀孕了,这是木家上下盼了多少年才盼到的好事。

刘青松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为了解开心中的迷底,他去外面请了一个风水先生,在确定自家原来那块坟地是一块凤地时,刘青松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木宇策划的。

自己好端端的前程没了,二弟一病不起,他忍不下这口气,提了一把刀,把坟地旁边的大松树砍了,又气呼呼的冲到木家,对着木宇大喊:“姓木的,你欺人太甚,凭什么装神弄鬼伤害我小弟,你凭什么吓唬我爹,让他迁祖坟,你干下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,会遭到报应的。”

木宇见事情已败露,坟地也到手,三夫人也怀孕了,就有恃无恐地说:“是,这些事情就是我做的,是我把你弟弟推下了水,是我安排半仙去了你家,游说你爹,可是你爹蠢呀,是他自己经不住吓唬,难道怪别人吗?”

刘青松没想到做了坏事的人还这么理直气壮。他气愤地说:“你想得到那块凤地,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,那棵大青松已经被我砍了,咱们两家谁也别想得到。”

木宇一听他把大青松砍了,凤地风水被破,他气急了眼,冲上去就要跟刘青松拼命,可他根本不是刘青松的对手,刘青松也在气头上,把木宇狠狠地揍了一顿。

而正巧路过的三夫人看到这一切,想伸手去拉架,被木宇一扬手,就把她甩出去几米,摔倒在地上。

三夫人的喊叫声惊动了屋里的其他人,大家才过来把刘青松和木宇拉开,两个人都挂了彩,木宇伤得更重一些。

而三夫人因为受了惊吓和重摔,孩子没保住,木宇唯一的孩子也没了。

凤地没有那棵青松,就成了一个阳坡,不适合做坟地,木宇只好又迁了祖坟。

从那以后木宇不仅没有了子孙运,财运都大受影响,木家走向了衰败。

附近的人都听说木宇的姐夫为了贪财,帮木宇一起吓唬刘大路,都看不起这样的人,再也没有人找他看风水,而他为了生存,只能背井离乡讨生活。

▲本故事为【桃子姐姐】的原创民间故事,素材取自民间传说和原创虚构,旨在丰富读者业余生活,寓教于乐,与封建迷信无关!





Powered by 分分快3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